友趣的日子

综艺大陆2023

主演:秦昊,张小厚,陈粒,焦迈奇,王加一,陈婧霏

导演:未知

 剧照

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1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2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3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4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5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6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13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14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15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16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17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18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19友趣的日子 剧照 NO.20
更新时间:2024-02-23 15:46

详细剧情

《友趣的日子》是一档原创音乐人旅行团综。六位同属一家公司的音乐好友逃离繁忙都市,开启一场山海之旅。用一场真朋友的旅行,治愈都市青年的社交孤独。在大自然里带领观众走进音乐人的浪漫与文艺。通过熟人局中展现友谊真实模样,音乐生命力的放肆传递为当下不安的环境提供情绪安抚。

 长篇影评

 1 ) 用十天铺陈生活,又在第十一天新生

有这么一个男人,他每天在扫地声中醒来。给从路边挖回家养在茶杯里的小草浇水、刷牙刮胡子、把工作服穿戴整齐,在自助饮料机买一瓶咖啡,挑选一卷音乐磁带,开车上路,开启工作的一天。他用勤恳严肃的态度对待公厕清洁这份工作,一丝不苟并且从不觉得低人一等,他会在休息时拿出胶片机捕捉树叶斑驳的光影。下班后他会去公共澡堂小憩,然后到浅草站的地下小吃店吃一份热腾腾的饭菜犒劳自己工作的一天。晚上回到家在睡前阅读一会,熄灯进入梦乡。在连续四天的工作,有一天休息日,他会去公共洗衣房清洗工作服,然后去洗印店冲洗胶卷,再逛一逛书店,挑上一本书后在一家居酒屋消磨时光,第二天继续上班。在我们的观察下过了十天,他遇到了一个迫近死亡的男人。

说他的状态是自我放逐显得太消极,因为在役所广司的演绎中,主角平山的眼里时刻有着温暖的气息,他的内心并不因离群索居的状态而感到不安,甚至这样规律且孤独的生活是他自在的宇宙,或许和别人不在同一个世界,但这是他自洽的节奏。他满满一柜子的书籍和磁带盒整齐有致,每个月拍摄了一盒子的胶片也被收纳的很好。虽然他寡言少语,但这也可以说是他内心坚忍的佐证,因为他已经充分享受生活细节处了,不被社会节奏和观念所累,而是用强大的内心做锚,任精神漫游。他观察生活,掌控自己的节奏,并乐在其中,这其实就是一种完美的日子了。作为观众的我们通过这两个小时的电影时长参与了他的十一天,也观看着他的反应。

维姆文德斯时隔9年回到戛纳,就带来了这样一部发生在东京的电影,但东京的在场显得似乎过于单薄,或者我更愿意称之为:

日本又被想象了。

不论是高空俯瞰的城市,抑或是略显神经质的符号般的配角,都似乎是维姆文德斯对东方的好奇和想象。只用上帝视角在城市外壳流连忘返,却没有对准冒着热气儿的人,也没有深入城市的皮囊之下,那些组成城市的细小的血管和坚实的骨肉被忽略了。

唯一的主角也因为诗意且坚实的精神世界和超越阶级的理想化塑造变成了“圣徒”。多亏了役所广司伟大的演技才拯救了这个发生在不存在之地的故事。除了坚定的重复日常之外,还有稍显不必要的几个枝桠,由平山遇到的人们组成,这份遇见姑且可以算作日常观察的组成部分,但少女心事的依恋这种桥段就显得有一种纳西索斯般的刺眼了。不过《Perfect Days》本质上还是维姆文德斯最钟爱的公路片,因为关于主角平山情绪的变奏都在小小的车厢里被抒发,被放大。思绪自由漫游的瞬间、那些手持镜头和自然光都诉说着维姆文德斯依旧是那个试图捕捉和保存时间与空间碎片的人。片中作为平山潜意识心里波动的梦境,总是由树叶阴影和日常小细节的回溯组成,一个眨眼、一阵风吹过的发丝、一些纹理,这份细微的波动被文德斯捕捉到并捧在手心给我们看。

我们随着平山的日复一日,在微小处会心一笑,在情绪随着音乐起伏的频道里捕捉新的乐土。

可这远远不够。

如果我们赞叹,《柏林苍穹下》是心之思绪随着病态的忧伤的心灵、混乱模糊的理智和恶毒而脆弱的意志遨游宽广世界;《德州巴黎》是蓝调底色的爱情孤独乐章;《乐士浮生录》是记录真实的阳光和在粗粝的街头摇摆腰肢奏乐的日子。他曾让我们与不安的孤独和解、与漫长的岁月和解、与老去的时光和解,那么今次的《Perfect Days》就只能让我高举双手大喊:

幸好还有音乐!

 2 ) 一种生活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短评表达不尽,决定写篇长评。

今年戛纳主竞赛的作品观影过半,最为惊喜的还是文德斯的这部《完美的日子》,算是摆脱了近几年其作品的低迷,重新找回了属于自己的道路。

影片中的平山是Tokyo Toilets的一名普通清洁工,日复一日的早起,放上欧美老乐手的磁带,独自驱车开始清洁工作。一个人的生活似乎冷清,但他身边总有一股温暖的气息:帮助被困在隔间的小孩,在公园中休息时拿出相机捕获斑驳的树影,捧起树下的小苗回去培养,一天的舟车劳顿后在浴场泡澡…他每天永远以微笑面对,尽心尽责的打扫着厕所的卫生,过着一种近乎是“禅意”的生活。

但在这似乎逍遥的生活下,暗藏的却又是其内心最深层次的孤独。

能在厕所中与陌生人留下的井字棋玩的不亦乐乎,却又不敢与长椅另一端的女性的眼神交汇,在同事的身边总是选择沉默。

而当其外甥女的突然出现,则彻底打破了他的生活。她纯真的眼神中不再认为平山是社会中的失败者,而是将他当做自己的朋友,尽情的与他聊天,用与其相处的温暖时光去逃避强权母亲下的生活。但当她离去,平山也失去了他生活中的陪伴。外甥女就如同一道星光,匆匆划过平山漆黑的夜空,虽是一瞬,确点亮了他生活中的缺失与遗憾。

在影片结尾,平山又一次回归自己的生活,驾驶着他的工作车,放着Feeling good,迎着旭日东升,泪水与喜悦在他的脸上交织,霎时,我竟也无语凝噎,静静的感受这美好的一瞬,体会与他度过的这段完美的日子,体会他的生活。

观影时恰好刚刷完文德斯的大部分虚构作品,又正在阅读他的随笔访谈,结尾后对我的触动则多了那么几分。回望其作品,从《爱丽丝城市漫游记》到《直到世界尽头》,文德斯一直以他独有的风格去描绘人处于社会中的状态,本作也不例外。我们的视角就如同《柏林苍穹下》的天使,以上帝的视角充当平山生活的旁观者,默默的注视,最后匆匆离去。

其实在观影途中,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自己的奶奶来我居住的城市看病,因为学业的关系,相隔两地,许久未见。夜晚,她悄悄走到我身边,手中紧握着不知多少张百元钞票,想要递给我。还在观影的我听到声响,扭头过去,看到这一幕,泪水夺眶而出,如河水般奔流不止。我们两人紧紧相拥,回忆起自己孩童时与之度过的时光。也许这是在国内老一辈人经常会做出的举动,也许是自己太过敏感,当时给我的触动极大。

事后想起奶奶的一生的经历,她似乎也像是影片中的平山,面对着生活,日复一日的劳作,过着似乎是自在的生活。我出生以后,由于母亲工作关系,幼年时一直与奶奶生活,我的存在就像影片中的外甥女,为她的生活注入了陪伴,而当我离她而去,生活背后的空缺与孤独也一同被点亮。她总是笑着与我挥手告别,但一次不经意的回头,望见了她的手偷偷擦拭着眼眶中硬要憋回去的泪珠,坐在车里尚年幼的我也不知怎的,泪流满面。

说的有些跑题,有些多了,就到此为止。

 3 ) 只能靠独自生活来得到泡沫般的自由状态

并不认为像其他评论提到的这是一个美好的童话,不反对平静、有规律、充满诗意的生活,但是个人觉得那只是一个泡沫,还好导演有把泡沫打破。整部片最有感觉的片段就是妹妹深夜拜访,直接打碎了主角看似自在的生活,让他直面那些人不得不处在某种关系而产生的矛盾冲突。

感觉从头到尾,主角的美好生活一直伴随着巨大的悲哀,即孤独,他越是因为生活中的小美好、小意外而喜悦,孤独带来的悲哀也就越突出。因为他的平静生活只能建立在独自生活的基础上,很多问题和困扰都由人际关系产生(比如最直接的,他工作在一般意义上是不体面的,他以及任何亲近的人(家庭成员)很可能也面临别人的指摘)。

独自生活能让他活在自己构筑的安全区内,但是人不可能与社会完全隔离,也许和各种充满善意、有着不同故事的陌生人相处时游刃有余,但是当直面自己最亲密的关系(亲情)时,不免还是狼狈、会被伤害到,感觉全电影主角最“真实”的喜悦发生在和侄女相处的时候,最难过的时候也就是面对妹妹的不理解(可能还有父亲的),这时他、以及观影者所看到的平静表象轻而易举就被打破,他也成为了我们所认识的一般人,不再是那种独自过着有秩序的生活时一切尽在掌握的状态(可能我感受到的人大多数的状态都是没法完全不受限制、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妹妹带着她的女儿离开后,主角只能伤心(可能心里自我安慰)——睡一觉——第二天开始新的routine。

这个问题不可能被解决,只能被忽视、转移注意力。很喜欢结尾的又哭又笑,可能这正是生活本身吧。

不确定导演是否有意表达这些,但这正是我最喜欢这部电影的东西。

 4 ) 时间被定格在役所广司的身上,时间的外在流动似乎消失了

1988年,文温德斯带着手持摄影机Eyemo以及Hi-8格式的录像摄影机,单枪匹马就来到日本东京,拍摄时尚设计师山本耀司的纪录片。

倘若Eyemo是为了拍摄城市全景而生,那Hi-8就是电子笔记本,而这两种摄影机,文温德斯会依据拍摄环境交替使用,且无需迁就于团队,自由度极高。

而1980年代,文温德斯眼中的山本耀司以及日本东京,是充满导演个人观点的影像,开场呢喃式的私自提问,将「身份」、「时尚」、「城市」等符号拉出。

顺着纪录片往下探索,发现文温德斯有兴趣的就是「认同」议题,山本耀司徘徊于东京、巴黎,如何在二战后于重建的城市、破败的国家之间,找寻暧昧不明的创造力以及可能的安身之处。

而回看文温德斯过往的剧情长片,从《守门员的焦虑》起步,无数作品恰恰正式讨论德国民族(或各地人)的认同/身份而产生出的焦虑。

因此,文温德斯的东京,当时夹杂于「黑色」间混屯不明的「人与家与国」复杂性,辐射出小至「个人」大至「国族」的认同议题。

三十余年后,文温德斯带着The Rolling Stones、The Animals、Nina Simone、Patti Smith,当然还有Lou Reed的音乐重返日本东京,而从音乐的系谱来看,文温德斯还是跑回了七零、八零年代。

不过,这次文温德斯的东京,不将国族认同摆在前线,文温德斯要拍一个公厕清洁工的故事,而《Perfect Days》其实是一部关于「劳动」、「音乐」、「时间」、「语言」的电影。

文温德斯首先带着观众凝视役所广司的工作日,从清晨微光之际的起身,到日正当中的厕所清洁,而后是日落的泡汤与夜晚的阅读。

在这样「清洁工的一日」当中,文温德斯镜头递出的稳重凝视,甚至是近乎于纪录片导演式的观看,是重要且必须的,因为这几乎确立了这部片子的厚实基础——有尊严的劳动。

而当日复一日,在这种重复性的劳动之中,文温德斯肯认了劳动,甚至是对认真看待自我工作的人们,近乎投以羡慕的目光凝视。

「庆祝辛勤工作的一天」,所以片中出现的这句台词,要提醒观众以及告诉役所广司,「有尊严的劳动」是值得喝采的。

在重复性的日常被建立之后,文温德斯开始在这样的生活中增添薪柴,加入许多偶发事件,以此阻断、破坏役所广司的重复性。 而役所广司的角色是沉默寡言的社会观察家,话不多,仅是静默地观察社会的变与不变。

前文所叙,这是一部关于「时间」的电影,时间其实是被定格在役所广司的身上,时间的外在流动似乎消失了,这点体现在役所广司的卡带音乐、底片相机,甚至是言语之中。

役所广司的音乐与生活,让人认为「他是活在不同世界的人」,而役所广司是Lou Reed那个年代的人,那是1972年,至今现当代的当下距离半个世纪——音乐的存在,也成了这部片子不可忽视的角色。

「下一次是下一次,现在是现在。」

所以,当役所广司和小姪女说出这句话时,其实就点出来《Perfect Days》的核心主旨——变与不变,老派与当代,70年代与21世纪,音乐卡带与串流Spotify ,iPhone与底片相机,这些符号遭致文温德斯精准地遥相呼应,就产生了相对应的时间性。

这是役所广司以及文温德斯,面对当代世界的快速位移而反身透出的「不变」。 这种不变与役所广司的重复性生活交互辉映,反倒让观众觉察了时间,可以是静默的,可以是停滞的,可以是「不变的浪漫」——时间,锁在了役所广司的身上。

然而,这也是一部关于《语言》的电影。

役所广司的沉默寡言,明确指出了语言的暧昧性、局限性与不可辨认性,所以役所广司会说:「有些语言能够连接彼此,有些则不能。」 而这几乎与他这个角色的原生家庭产生牵绊。

虽然片中并未明说,但观众几乎能够在走至片尾的家庭戏,理解役所广司的家庭背景,是中产阶级乃至于上流阶级,然而,他却选择叛逃家庭,深入公厕生活。

到最终,观众得以发现,这种「不擅言语」的「沈默劳动」,其实是对于自身阶级的反动,对抗资本、叛逃家庭的工具,或许,文温德斯对于社会结构、生活的理解,时间和语言的状态,看得比谁都还透撤。

如果说,吉姆贾木许的《帕特森》的公交车司机可以是诗人,那么,文温德斯的《Perfect Day》的公厕清洁工,就可以是摄影师、哲学家。

这名公厕清洁工,用一种摄影之眼,杜绝于普世之外,窥见了树影摇晃,而后成为实践自我生活价值的修行僧——而这是只有活在自己时间的人,说着自己语言的人,才能做到的哲学。

我认为,文温德斯透过《Perfect Days》,庆祝、拥抱了劳动阶级,并且佐以音乐、时间,在越活越快速,求新求变的现当代之中,诉说了一则「我们其实可以活在过去」的故事。

而这是听一首Lou Reed的歌,就能够是「Perfect Day」的浪漫电影。

 5 ) 展现一种生活

如果劳动就是劳动本身的话,那劳动就是正常人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值得被呈现在银幕上。

理想中我们追寻着脑力、体力劳动的平等,相互尊重,各职业间不分高低贵贱。然而现代社会却是相反的,内向不善沟通的人无法飞黄腾达;握过清洁工的手会被嫌弃;独居不结婚、干体力活到老会被议论;坐豪车的物质标准依然比读书听音乐的精神标准更贴近成功。

文德斯没有大笔抨击讽刺或者爹味说教,反而是仅展示一个最普通人的生活一角。他的生活没有大富大贵跌宕起伏,没有去质问人生的意义,命运的不公,只是遵照着自己的life circle认真工作,善待他人,有小爱好,保持好奇,努力而善良的生活着,也许对于大叔这个角色来说这就是他力所能及的完美的日子。

在柏林,是天使观察着地上的人,在东京,是我们在观察着一个大叔。

 6 ) 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时隔多年,又见文德斯。

其实我只看过他的《柏林苍穹下》。但那部片子里浓烈的诗意和孤独感,每每想起来都是要窒息的程度。

《完美的日子》,又是一部描画孤独的电影,只是这次舞台换到了东京。

平山是个公厕清洁工,每天重复着单调的日常,没有家庭,没有朋友,甚至在影片开始的前三十分钟里,连台词都几乎没有。

但他过得自得其乐。每天出门时脸上会露出不自觉的微笑;开车上班的路上,车里放着欧美老炮们的音乐;用旁人难以理解的认真反复擦拭公厕里的马桶;休息的时候掏出过时的奥林帕斯相机,将镜头对准头顶的树影;下班后去地铁站里的小餐馆午餐,去汤池泡澡;晚上坐在常去的居酒屋,默默收下对他有好感的老板娘送来的秋波;睡前从一柜子摆得整整齐齐的书籍中抽出一本来读。

无需与人发生太过亲密的接触,连语言都是多余,他住在自己内心坚固的堡垒里,即使偶尔从塔楼上的小窗朝外张望,也带着礼貌而疏远的距离感。

因此他会在公厕隐蔽角落里发现的一张纸上乐此不疲地与某个素未谋面的人玩九宫格游戏,但面对旁边长椅上也在吃饭的女上班族投来的想要交流的目光,却只会尴尬地转过头去。

这何尝不是许多自嘲“社恐”的人的真实日常。

所谓“社恐”,其实恐的从来不是与人的交流,而是作为社会人的安全感缺失——怕得不到对方的理解与认同,怕说出的话语无法迎来想要的回应,怕误解,怕伤害。

于是干脆自顾自关了那扇门,躲进自己的孤独里。只在某些能短暂剥下外界给披上的诸如身份、地位、年龄、种族之类外衣的时刻,才敢从自己看似完满的世界里探出头来,呼吸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

孤独的底色,其实是极端的自我保护。

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写过这样的句子:孤独是一座花园,但其中只有一棵树。

不知道是否是巧合,树的意象也在这部电影里反复出现。

平山将公园里的树当成自己的朋友,还将刚破土的树苗带回家中,每日精心浇水。睡前,他读福克纳的《野棕榈》,又或是某位日本作家的《木》。

甚至片子里那座流光溢彩的电视塔,也有一个名字叫做skytree——每一次它在画面里闪过,总会让我想到《柏林苍穹下》里的天使之柱,想起站在其上的天使曾如何用悲悯的目光温柔注视脚下的黑白世界。

——也许无论是树还是电视塔还是天使之柱,那种拔地而起无人应和的高耸姿态,正是孤独二字最完美的诠释。

但平山坚硬的孤独还是被撞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外甥女的出现,让他的花园猝不及防向外界洞开,也让里面的那棵树第一次被人看见。

那女孩有一双还未染世俗的双眼。在她天真的目光里,舅舅不再是旁人眼中沉默寡言的怪人、兄弟姐妹避之不及的失败者,而是给她温暖回忆的亲人,是助她逃离窒息生活的避风港。

人与人之间,有时只需要这样一点小小的温情和认同,便能融化最坚固的藩篱。

平山的话难得的多了起来,甚至会在夕阳下和外甥女骑着车,一遍遍开心地笑着重复“现在是现在,下次是下次”这样似乎没有意义的句子,与从前的冷硬沉默判若两人。

那个暖色调的画面,一如片子里出现过的Lou Reed的那首《Perfect day》:

“Just a perfect day, problems all left alone

Weekenders on our own, it's such fun

Just a perfect day, you made me forget myself

I thought I was someone else, someone good”

这世上,大概真的没有人希望自己是一座孤岛。每块礁石都在等海鸥,每片海滩都在等篝火,每座灯塔都在等船经过。

但心与心之间碰撞擦出的火花原本便是灿烂而短暂的意外。外甥女很快便被她的母亲带走。平山的世界重归寂寞,就连熟悉的工作伙伴也突然不打个照面便从生活中粗暴退场。

那些曾来过又消失的人,好似在夜空中划过深深浅浅痕迹的流星,虽然短暂点亮了片刻的漆黑,却映照出了更广大的深暗。

若是不曾有过交流的火花,不曾获得过共鸣的喜悦,或许人不会如此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孤独。

而一旦有了意识,孤独便变得加倍的令人难以忍受。

平山如此,我们冷眼旁观着他的生活,自身又何尝不是如此。

就像,那天一起去看电影的人从影院出来后问我,你对这部片子什么感觉。

我有很多想说的,却发现自己无法付之以词句。太多话语汹涌而起,却都在心的围墙上碰了壁,折射回去,在胸腔内部轰鸣出巨大的回音,继而化作一场雨在心里细细落下。

而外面的世界却鸟语花香,阳光正好。

于是那一刻,我和影片结尾凝视镜头的平山一样眼里涌起泪水,只能转过头去看着车窗外,为被顽固的自我封印的交流,为或许能短暂拥有的片刻绚烂终将弃我而去的恐惧,为那扇已失落了钥匙不知如何由外界开启的通往自深深处之门。

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但其中只有一棵树。

 短评

10+++/10 #NYFF61 三种类型的杂糅:文德斯挚爱的小津的画幅,如铃芽之旅般将公路电影重置进日常/非日常的辩证之中,而最隐秘的则是银翼杀手式或直到世界尽头式的科幻/赛博朋克:霓虹紫外的植物培养室,如防化服般的工作服,后现代或拟物风的厕所,涩谷-墨田所对应的垄断集团-城中村,仿生人样的年轻辣妹,复古的媒介选择(磁带/胶片),那些将此片视为“赞美生活仪式感”“俯视劳动群众”则是最糟糕透顶的误读,正如分不清输赢的井字棋,文德斯选取的则是绝对中性的视角,Lou Reed的Perfect Day当然不是歌颂而是绵延的伤感与浮动,正如梦中飘动的黑白影绰,在变/不变-日常/非日常的各种情绪间流淌,正如结尾对役所广司面庞的持久凝视。保留对社会/都市地景关注的同时,文德斯带有谦卑姿态地借用日本为舞台重构建带有末世/后世气息的超生活/后生活想象。

5分钟前
  • 鲍勃粥
  • 力荐

所谓完美的日子,并非在于高低贵贱、福寿安康,而是要游荡在近乎奢侈的舒适区内。一旦舒适被打破便难称得上完美,但被打破的舒适,则可能为你带来迷人的愉悦。维姆·文德斯对美的观察力令人咋舌,即便是东京的厕所,依旧璀璨。役所广司的表演不动声色,相当出色。

7分钟前
  • HarperDie
  • 推荐

Wenders最喜欢的歌一定是我们老李perfect day,他是在电影中使用这首歌最多最频繁的导演吧,还记得《阿兰胡埃兹的美好日子》里拉来翻唱的尼克洞。一个上了年纪的摇滚爱好者在东京打扫厕所获得inner peace…真情你我。

8分钟前
  • 咯咯精
  • 推荐

拍的太好了。整个戛纳唯一在关注生活的导演。没有故弄玄虚,没有炫耀手段。那些说这是精英阶级童话的朋友也是在幻想工人阶级的苦痛。工人阶级连发现一朵花美好权利都没有,只能咆哮才能满足你们的猎奇,赚取你们的眼泪吗。难道吃饱一顿饭,晚上看看书,拍张照片都要被归为精英吗?还是说,你们被大多数人比你们拥有完美生活的事实吓到了?

13分钟前
  • Solala
  • 力荐

本届戛纳又一个无产阶级形象。一个劳动甘愿的、艺术化自己生活的无产者,还让一些有特权先睹戛纳片的资产阶级义愤填膺了,哈哈。太tm逗了。本片是文德斯对日本的现实童话想象——贫寡但低压力,不参与成绩暴政,水泥森林里的隐士。说他是个积极的东方主义都行。这只是一个可能性,我也很怀疑资本主义给不给这个机会实现。这部片主打的还是天真,没那么复杂的zz主题,更谈不上社会危害。文德斯就是这股子天真让人觉得好。

15分钟前
  • 葱味儿迷魂丹
  • 推荐

C+. 一种《让娜·迪尔曼》的反面,将重复升华为生活的仪式。故事是完全悬浮的,但文德斯本就只在意个体内心的流浪,削弱情节而专注塑造由光影加持的情绪景观,也是扬长避短的理智做法。可偏偏又没能走到极致,而是在回溯人物前史的企图中,将原本轻盈的腔调拉回一种虚假而怪异的“现实”。结尾煽情真是用力,演的真好,拍的真笨。2023.5.25 Bazin

16分钟前
  • 双晚
  • 还行

戛纳打卡,大叔很帅气,画面挺有质感,侄女有点神似新垣结衣。东京的厕所真好看,表面看似平凡的清洁工,隐藏着一颗文艺的心,一个人就足够强大丰富了。胶片摄影绿植音乐,看似跟清洁工毫无关联,反差却也在情理之中。让我想到一句波德莱尔的诗,别人看我喝最低劣的烧酒,而我却在风中行走。侄女说,妈妈说叔叔仿佛跟我们不生活在一个世界。大叔应该是INFP。

21分钟前
  • 幻衍
  • 力荐

从“德州,巴黎”到“东京,公厕”,文德斯的主题从Lonely变成了Alone。孤独的人不一定是可耻的,他可以每天从事千篇一律的洗厕所工作,而生活并未因此失去各种颜色。这种低欲少物质而精神富足的日子,我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世界很大,足够容纳无数个小世界,认为劳动工作者不配享有文青生活的人究竟是有多愤世嫉俗啊?

22分钟前
  • 同志亦凡人中文站
  • 推荐

2023戛纳电影节/两个老男人在夜晚的河边踩影子,是我近几年看到的最美的男性银幕段落了……文德斯一贯地擅长捕捉人际关系中微小不被关注但足够触动的细节。虽然整体有点像宣传片,但总归还是很舒适的电影。

25分钟前
  • 伊邪那岐
  • 力荐

骨子裏還是公路片,公益廣告+老男人感慨光陰逝去的碎片,然後有點水土不服。文德斯的創作邏輯一定是首先發現日本公廁很有趣以及收集了很多footage,然後努力套了個極度平庸的劇本。不得不說他對影像的直覺和敏銳一如既往太好了,那些關於陰翳之禮讚有點意思,但是一個聽Lou Reed的日本潔廁大叔實在無法讓人入戲。最後…為什麼老男人都會覺得代表純粹美好的小女孩一定會喜歡自己?

29分钟前
  • 白石春子
  • 还行

东京版《Taxi Driver》,役所广司个人秀。可惜文德斯不像斯科塞斯一样出生在纽约,作为外来者对于东京的城市解构自然也就停留在域外视角,倒无可厚非。配乐show off感觉过多,但Pale Blue Eyes和那段车中对役所广司目光的长镜头太契合,Sachiko Kanenobu如此冷门的70s初日本女音乐人的运用没有料到。 结尾揭开役所广司身份背景的时候还有些失望,我认为这样的描述消解了他本能带给观众的身份认同感。不自觉地发问,为何让自己活的节奏舒适而自洽同时具有良好审美就一定得有既得利益的家庭。但结尾让我释怀了,事实上,身份与背景根本不重要。所谓的对于这部片子小资情调,不关注“下层”阶级苦痛的言论。能说出这样的话本身就代表了他们对无产阶级劳动群众的敌视,谁规定劳动人民不能有高雅情趣?

33分钟前
  • 野三坡
  • 推荐

一条评论说"劳动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被美化更不该用树影,胶带等的自我感动去稀释。这些装饰将男主收编进了某种资产阶级目光下的收藏品中"。的确,影片讲述的是男主的一种"秩序",但在我的经验里这种秩序通常在劳作中会被很大消耗。但我也不太想和社会性联系起来,perfect就perfect了。也有几个尬点(店主说that's rare, that's lou reed; 导演在秀听了什么好审美的音乐; 女孩亲了男主一下)。但总的说瑕不掩瑜。影像上,"wenders对影像的直觉和敏锐一如既往太好了"。树影,充满神秘和永恒。

38分钟前
  • 豆友4097316427
  • 力荐

我不认为这是对体力劳动逆来顺受唱赞歌,而是对主动选择低欲望社会的自我剖析,而在这一点上东京只是一个载体,放到其他资本主义都市也都能用新的形式成立:白天带着精致齐全的小工具出去打扫公共厕所,路上听听patti smith和van morrison卡带,间隙用胶片机拍拍树影,有熟识的小店和照顾自己的会用演歌腔唱“日升之屋”的老板娘,工作完去泡个汤,晚上回家照顾照顾花草,睡前读读福克纳、幸田文、派翠西亚海史密斯……坐在影厅的老爷们质问:“为什么不反抗呢?为什么不求变化呢?”是啊,为什么呢?在役所广司的角色上就能看见日本从“一亿总中流”到“失落的x十年”

39分钟前
  • Yurixius
  • 推荐

27th Debussy Theatre 8:30-10:33 文德斯必须要回答的是,他是在为谁拍这个电影?我看到独居的aged体力劳动者会想到他孤独死的结局,看到拉着婴儿车找孩子的妈妈会知道这是丧偶式育儿的折射,看到y2k一样的小姑娘会知道她有多大概率面对校园霸凌或年长男人的性骚扰——这就是我们大美东亚。我身边的美国人看到哇哇大哭的孩子和公园的路牌照应了会笑出声,看到锁上门就模糊了的厕所会笑出声,看到从鸟居附近栽移回家的小苗也会笑出声——这是他们看到的大美东亚。我必须要问,他如何或者说有没有想过这种他所歌颂的(来到东京发现厕所很干净所以要拍一部电影)体面的整洁、治愈、“小确幸”的背面是一些人无法在这个文本中获取到的之于他的“想象”同样重要的现实?而一部导演电影多大程度可以牺牲这种现实?

42分钟前
  • Fickler
  • 还行

导演因为看到漂亮、干净的东京厕所有感,创作了这么一部作品。两个小时,我们跟随役所广司的表演沉浸在日常影像之中,日常像个囚笼,而书籍、音乐等细节暗示了男主角更丰富的过去,低欲望社会的自足,关于幸福的阐释隐藏其中。文德斯依然会玩一些超现实的视听手段,让影片变得更加意味深长。

44分钟前
  • 南悠一
  • 还行

HKAFF-07-戛纳最佳男演员获奖片。役所广司能拿最佳男演员实至名归,他的演技已经臻入化境,将情绪都融化在了平凡的日常当中了,哪怕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没有大开大合的演绎,观众也能跟着他一起呼吸,感受他的喜怒哀乐,正如他映前所说:这是一部看完让人如沐春风的电影。

47分钟前
  • 天马星
  • 推荐

一名东京公共洗手间清洁工大叔的文艺生活。看树木和光影,听磁带,读书,拍胶片…他单身,吃饭、洗澡、洗衣服这样的基本起居都在家外解决,家更像是一个容纳精神生活的空间。在小屋的梦里,叠化着一些潜意识中的黑白意象,这才有了点文德斯的味道。不过还是不懂为什么大导演都喜欢跑去外国拍他们想象中的文化,就算发达国家的蓝领工人确实可以有相对体面的生活,日本的公厕确实最干净和人性化,这个人物的塑造也还是过于理想模式了点。老导演的一次任性创作,一个电影版的文德斯‘s书影音豆列。

48分钟前
  • 一只麦麦
  • 还行

No.10014。#36th Tokyo IFF# 开幕片,前获2023戛纳主竞赛最佳男演员+人道精神奖。为了给东京电影节开幕这部片一直把亚洲首映压到现在,看完之后觉得实在太合适了做开幕片了,就是东京(涉谷区)的委托创作嘛(也就比纯宣传片好那么一丢丢)。确实是德高望重的老导演职业生涯末期会拍的且应该去拍的那种影片(总比拍不着调的商业片好),可以跟《里斯本物语》对比来看,重视日常细节甚至可以说全都是日常细节,在重复中带出差异。从类型上说也算和日式“职人电影”靠边。有个特点就是毫不掩饰数字质感甚至是有意去找数字质感(但是又不是一个指向媒介材料的处理,我是觉得不够讲究)。看完觉得其实也没有什么看的必要……可以展开讨论一下电影史级别的老大师的晚期作品,我想了想觉得能跟戈达尔、阿巴斯和瓦尔达来比的人还真没几个……

50分钟前
  • 胤祥
  • 还行

当然是一部非日本本土导演才能拍出来的电影,但在我看来这是feature而不是bug

55分钟前
  • 舌在足矣
  • 推荐

#Cannes2023-37 外国导演看日本还是能看出一些些不一样的地方,比如男主绝不会像日本电影里一样坐下来吃有味增汤的早饭,而是一罐贩卖机咖啡就出门上班了。把社会机器上的螺丝钉还原为一个体面生活的人,让后工业化时代的城市机理变得更为生动有机。对于男主家庭背景的一笔带过,而是强调所有“当下”的生存状态,是导演的艺术选择。役所广司这个影帝我颁了。

57分钟前
  • 踢迩达
  • 推荐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